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又见栀子花开

绚丽!

 
 
 

日志

 
 

《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中的李云(又,李华)相关资料  

2011-05-15 10:49:32|  分类: 教学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古传奇“四绝碑”

 

张东方

 

    唐代大儒鲁山县令元德秀逝世后,著名文学家李华为其撰写墓碣铭,大书法家颜真卿亲自书丹,书法家、雕刻家李阳冰亲自撰额并雕刻。因李华在开元、天宝年间盛名天下,文章第一,士大夫多求其作家传墓碑,谓之一绝;颜真卿独创颜体楷书,开宗立派,自成一家,谓之一绝;李阳冰篆书第一,有“笔虎”之称,谓之一绝;元德秀品行超绝,誉满天下,谓之一绝。故称“四绝碑”。颜真卿官至宪部尚书、鲁郡开国公、上柱国,李华官至监察御史,李阳冰官至将作少监,三人皆官高位显,身负绝艺,名震华夏,能亲自为元德秀树碑立传,可见元德秀在当时威望之大,名气之盛,决非一般人可比。正所谓人称碑名,碑称人职,相得相彰,天地共存,日月同辉。“四绝碑”遂载入史册,流传后世,成为千古美谈。关于“四绝碑”名称的由来史书多有记载,但是关于 “四绝碑”的诞生过程史书多未直接提及。笔者为弄清原委翻阅了大量资料,发现关于“四绝碑”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传奇经历呢。

    一、以文祭心,杜鹃啼血墓志铭

    据《旧唐书》、《新唐书》记载,开元、天宝年间,元德秀与名士李华、萧颖士关系最善。元德秀祖居山西太原,李华祖居河北赵郡;元德秀为北魏皇族后裔,出身名门望族;李氏郡望河北,李华也出身于名门望族;元德秀才德超绝,名贯京师;李华是青年才俊,天下闻名;两人相互仰慕,意气相投,志同道合,一见如故,遂结为师友。唐开元二十二年,时任南和尉的元德秀因伤足辞官回家休养。不久,进士及第的李华做了南和尉。天宝八年,李华调任伊阙尉时,元德秀正在陆浑山隐居。伊阙位于洛阳龙门,离陆浑山近在咫尺。李华常于公务闲暇之余到陆浑拜访元德秀,饮酒弹琴,赋诗唱和。两人互有往来,好不畅意。李华还把河北赵郡老家同宗族的学子李崿、李丹叔、李惟岳等介绍到元德秀处从师学艺。李华作为元德秀的学生和好友,对元德秀知之颇深,因此,以至于他在《三贤论》中说:“予知三贤也深,故言之不怍云”。

    按常例,墓碣铭往往是作于墓主人刚去世时立石刻碑用的,根据李华和元德秀的关系,李华的《元德秀墓碣铭》应当作于元德秀去世之时,但事实是《元德秀墓碣铭》却作于元德秀去世约十年之后,太约在公元763年到公元766年之间。为什么一位学生兼好友不在老师去世时写墓志铭,却在老师去世后许多年写下墓志铭呢?这还得从李华的人生经历说起。

    天宝十三年时唐都长安已是风雨欲来风满楼,安禄山谋反已是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只有老迈昏庸的唐玄宗李隆基还蒙在鼓里。牒报不断传来,他仍然将信将疑。朝中官员们早已人心惶惶,乱作一团,人人都在为自己的将来作打算。天宝十三年七月元德秀去世时,李华正在京城任监察御史,由于相隔千里之遥,交通不便,公务在身的李华没有参加元德秀的葬礼。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第二年六月叛军攻占长安,李华因护送老母逃避不及为叛军俘获。据《旧唐书》载:“禄山陷京师,玄宗出幸,华扈从不及,陷贼,伪署为凤阁舍人。收城后,三司类例减等,从轻贬官,遂废于家,卒。”按照贯例,作为忠臣被俘之后应当宁死不屈,以身殉国才对。李华被俘后,安禄山将他奉上宾,打算委以重任,李华不受,安禄山软硬兼施,由于老母亲的缘故,李华无奈被迫出任大燕国凤阁舍人之职,不但没有以身殉国反而作了伪署官员。之后不久,一批忠臣义士,象颜杲卿及其子侄相继在被俘后英勇就义,以身殉国,使文章出众、名满天下、秉情刚直、心高气傲、曾身居要职的李华感到无地自容。唐肃宗收复长安后,考虑到李华是个大孝子对其从轻发落,将其由监察御史贬为杭州司功参军,这更使李华感到有负圣恩,羞愧万分。从此之后,辞别仕途,隐居山野。由于此事对李华打击甚大,李华身染重疾。一失足成千古恨,欲回头已百年身。在病榻之上,李华辗转反侧,日夜难眠。回想自己的一生,他为没能以身殉国而懊悔不已,并深深仰慕古往今来那些为国捐躯的忠臣义士和品德高尚的有识之士。他考虑到倘若百年之后自己命归黄泉,有何颜面去见历代先贤、列祖列宗和自己的生前好友元德秀、萧颖士呢?据《唐国史补》、《唐语林》记载:“华著论言龟卜可废,可谓深识之士矣。以失节贼庭,故其文殷勤于四皓、元鲁山,极笔于权著作,心所愧也。”“四皓”指的是东园公唐秉、角里先生周术、绮里季吴实和夏黄公崔广四位高贤,他们隐居商山八十余年,白发皓首,被称为“商山四皓”。刘邦久闻四皓大名,曾一再邀请他们出山做官,被他们拒绝。他们安贫乐道,著《紫芝歌》一首以明志向,曰:“莫莫高山,深谷逶迤。晔晔紫芝,可以疗饥。唐虞世远,吾将何归?驷马高盖,其忧甚大。富贵之畏人兮,不如贫贱之肆志。”元鲁山即元德秀,字紫芝。权著作,即权皋,字士繇,曾任著作郎,与李华友善,安史之乱爆发后,为保全名节辞官隐居,唐玄宗、高适、颜真卿、李季卿等慕其名,召其为官,不受。

    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清四库全书《李遐叔文集》序称:“李华遭逢危乱,污辱贼庭,晚而自伤,每托之文章以见意,如《元德秀铭》云:‘贞玉白华,不缁不磷。’《权皋铭》云:‘渎而不滓,瑜而不瑕。’《四皓铭》云:‘道不可屈,南山采芝。竦慕玄风,徘徊古祠。’其悔志可以想见。然大节一亏,万事瓦裂,天下不独与之论心也。”为表明心迹,李华晚年于病榻之上相继写了《三贤论》、《元鲁山墓碣铭(并序)》、《著作郎赠秘书少监权君墓表》、《四皓铭》、《祭萧颖士文》等。李华在《三贤论》中对他心目中的当世三位高贤元德秀、萧颖士、刘迅给予高度评价。在《元鲁山墓碣铭(并序)》中以血泪之笔,对元德秀的一生进行了详尽记述,并给予高度赞美,如“涵泳道德,拔清尘而栖颢气,中古以降,公无比焉”;“又其恶万金之藏,鄙十卿之禄,富贵之辨,吾得其真”;“上以简神明,中以铺光烈,下以耸示後人”;“贞玉白华,不缁不磷。”“仰德如在,瞻贤靡因。怀哉永思,泣涕铭云。”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对元德秀的怀念、钦佩和仰慕之情。“今则已矣,及吾无身”,仅仅八个字却表达了自己“大势已去,万事皆空,普天之下,无我容身”的空旷落寞孤独之情。李华在《著作郎赠秘书少监权君墓表》写道:“君有大节不可夺,大名不可掩,大才不可及,大行不可名”;“ 华评君曰可以分天下之善恶,一人而已矣”;“洁而不滓,瑜而不瑕”。对权皋极尽赞美之情。权皋死时李华不但亲写墓表,而且还“因病风,扶曳而往哭之”。据《新唐书》载:“自中原乱,士人率度江,李华、柳识、韩洄、王定皆仰皋节,与友善”,所言不虚。有意思的是李华在这篇墓表里再次提到了元德秀,可见他对元德秀的用情之深。他写道:“自开元天宝以来,高名下位,华方疾,不能备举,然所忆者,曰河南元君德秀,元终十年而南阳张君有略,张没二年而君夭。元之志如其道德,张之行如其经术,君之才如其声望”。此外,李华在《扬州功曹萧颖士文集序》、《杨骑曹集序》中,在表达对好友萧颖士、杨极的崇敬之情时,又提到了元德秀的德行。身边的好友、贤达忠义之士相继去世,唯有自己一个失节之人仍然苟活在世上,李华在叹息的同时,深感痛苦和惭愧,疾病和忏悔摧残着他的身心。这种心境在他给《与弟莒书》中也表现出来,他写道:“吾之休废,永无荣耀於伯仲之间,自非深仁高义、长才厚德,又焉肯惠於朽坏枯木哉?”李华在《与表弟卢复书》中写道:“丧乱以来,时多苟且,松贞玉粹,亦变颓流,唯弟卓然,介立寒俗,文词学问,守正不移,金石之声,今然在听......”李华在《卧疾舟中相里范二侍御先行赠别序》中写道:“华与二贤早相得,偕修君子之儒,而独无成;偕励人臣之道,而独失节;偕遇文明之运,而独衰病”;“华也潦倒龙锺,百疾丛体,衣无完帛,器无兼蔬,以妻子为童仆,以笠履为车服,并毂无由,呻吟舟中”;“言其外者,则儒不成矣,与匹夫同;败名节矣,与墨劓同。既衰病矣,与废疾同,虽牵率危惫,匍匐颠沛”。李华在《祭萧颖士文》中写道:“华体罚深重,艰难所锺。殊方永慕,触目号裂。途穷易感,况哭故人?”

    李华的这种心境在他的诗歌中也多有体现。在著名的《春行即兴》一诗中写道:“宜阳城下草萋萋,涧水东流复向西。芳树无人花自落,春山一路鸟空啼。”全诗仅用短短的四句,却一语双关,既道出安史之乱对大好河山、美丽景物的破坏,又道出了安史之乱对自己身心造成的摧残,以至于曾经是“芳树”、“春山”的自己被世人冷落,无人问津。李华在《寄从弟》一诗中写道:“眼病身亦病,浮生已半空”。双重折磨集于一身,心境之悲残凄凉可见一斑。

    其学生唐代文学家独孤及在《检校尚书吏部员外郎赵郡李公中集序》中,对李华失节后和晚年的心境进行了详细描述:“谓志已亏,息陈力之愿焉。因屏居江南,省躬遗名,誓心自绝”。文中还提到老师李华希望他能象当年桓谭评价杨雄一样,也给自己一个公正中肯的评价。李华辞官后皇帝曾多次下诏让李华出来做官,李华曰:“焉有隳节夺志者,可以荷君之宠乎?”始终以有病为由不受。李华晚年托病隐居山阳从事农耕,信奉佛法,默默无闻,悄然而终,以至于人们不知道他去世的确切时间和具体情况(公元766年病故,一说公元774年)。李华生前没少为忠良贤达和士大夫作家传墓碑,而自己去世时却无碑无文,好不令人感叹。李华一生也象元德秀一样广收门徒,弟子众多,功成而名就者不乏其人,如独孤及文盖天下,官高位显,不会没有为恩师李华立碑树传之意。李华若无特别嘱托,这些事独孤及还是能办得到的。

    因此,《元德秀墓碣铭》不只是一篇简单的祭文,仅仅理解为兼有师友情分的李华为元德秀写的一篇文情并茂的纪念文章也太过肤浅。很明显这是李华的托“文”言志之举。他把自己那种无限复杂矛盾的心情,深深地融化在了对元德秀的怀念、崇敬、仰慕之中,隐藏在《元德秀墓碣铭》背后的是李华的一颗惭愧、孤独、凄凉、痛苦、泣血和充满良知的心。只看到墓碣铭而看不到李华的心,李华一定会很痛苦的,因为这才是他作这篇墓碣铭的初衷。作为好友的颜真卿当然知道他的初衷。时隔千年,我们仍然能够想见李华将文稿交给好友颜真卿时那颤抖的双手和那欲言又止又再三叮嘱的复杂心情。李华在《赠礼部尚书清河孝公崔沔集序》写道:“文章本乎作者,……本乎作者,六经之志也”。李华作为一代文章大家,深知为文之道,《元德秀墓碣铭》不失为这方面的一篇代表之作。

    二、以碑明志,誓死报国抒豪情

    根据历史记载,颜真卿是在唐德宗建中三年(公元782年)农历秋八月为元德秀立的“四绝碑”,此时距离元德秀去世的时间天宝十三载(公元754年)已经有二十八个年头,距离李华去世的大历初年(公元766年)已经十六个年头,距离元结去世的大历七年(公元772年)已经整十个年头。此时的颜真卿已经74岁高龄,须眉皆白,身历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官至邢部尚书、吏部尚书、太子太师等职。其书法造艺也登峰造极,炉火纯青。官高位显,盛名中天。他为什么托金玉之躯,跋山涉水,不远千里到嵩县陆浑为元德秀树碑立传呢?

   (一)仰慕先贤,志趣相投

    颜真卿出身于名门望族,官宦世家,书香门第。五世祖颜之推曾著《颜氏家训》,可谓忠孝传家,节义守门,名闻天下。颜真卿幼年失怙,家贫无依,随母殷氏寄居舅父家,不久之后舅父去世,其母殷氏又带着他投奔远在江苏做官的外公。颜真卿自幼熟读圣贤书,践行忠孝事,重节守义,忠君爱国,刚直不阿。他胸怀大志,发奋攻读,精研书法,26岁进士及第,28岁通过了吏部铨选,踏入世途。颜真卿的出身和青少年时代与元德秀极其相似,都是出身名门,官宦之家,书香门第,又都早年失怙,家道中落。只不过颜真卿要比元德秀幸运得多,有一门好亲戚使他不至于象元德秀那样家徒四壁,一贫如洗。更没有象元德秀一样为敬老抚幼,耽搁了科考,误了功名。颜真卿比元德秀小十三岁,但进士及第的时间却是一前一后。虽然元德秀考取进士的时间较晚,但其名气早在青年时代已名震京师,声闻天下。特别是他感天动地自乳兄子、背母赶考的惊天之举,让天下读书人无不肃然起敬,钦慕万分。关于元德秀的故事生长在京城的颜真卿早在少年时代就已灌满了耳朵。入朝做官之后,一介县令元德秀五凤楼前冐死为民请命的壮举更令颜真卿仰慕之致。相似的人生经历,相同的人生追求,无形中拉近了颜真卿与元德秀的心理距离。可惜的是元德秀心性高洁,看淡仕途,仅做了三年县令便辞官归隐了。遇高人而失之交臂使颜真卿感到非常遗憾。颜真卿心灵中对元德秀的仰慕之情在其好友萧颖士、学生李华、元结身上得到充分体现。开元二十三年,萧颖士和李华进士及第,踏入仕途,由于志趣相投,颜真卿遂与萧颖士和李华结为好友。据《新唐书?萧颖士传》记载萧颖士“尝兄事元德秀,而友殷寅、颜真卿、柳芳、陆据、李华、邵轸、赵骅,时人语曰‘殷、颜、柳、陆,李、萧、邵、赵’,以能全其交也。”可见他们关系十分密切,天下人无不知道。天宝六年,元结进京赶考,李华将元结介绍给了颜真卿。颜真卿见元结忠诚儒雅,文武双全,谈吐不凡,颇有乃兄元德秀之风,十分惊喜,两人一见如故,遂结为生死之交,开始了俩人近三十年的友好交往,给多灾多难的大唐帝国增添了许多传奇佳话。

    (二)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安史之乱给李华的人生履历留下了最不光彩的一页。当年李华名闻天下,达官显贵欲结交之者趋之若鹜,是何等的受人尊重。如今人人畏而远之,避之唯恐不及。李华内心深处的伤痛,作为相处数十年、知己知彼的好友颜真卿十分清楚。李华为什么于病榻之上为恩师元德秀写墓志铭,颜真卿心如明镜,洞若观火。在他看来李华有三愧于元德秀:老师对自己恩重如山,作为学生李华没有能够参加老师的葬礼,亲自吊唁,此其一愧也;元德秀的学生当中唯有李华号称文章天下第一,竟没有写下一篇纪念老师的文章,为恩师树碑立传,此其二愧也;安史之乱爆发后,李华非但没有象师弟元结那样驰骋沙场,建功树业,报效国家,反而被俘失节,有何颜面再见恩师于地下,此其三愧也。得势时高朋满座,失势时人去楼空,自古以来便是如此。这时候谁还会与李华交往呢,只有故交老友了。究竟颜真卿和元结怎样与李华交往,历史记载寥寥,但可以肯定地是他们的交往从没停止过。从水平上看最有资格给元德秀写墓志铭的当属李华了,其间元结是否请师兄李华为老师写墓志铭,我们不得而知,事实是李华写出了《元德秀墓碣铭》,并把它交给了颜真卿。根据《嵩县志》记载,四绝碑到宋朝时,由于风化驳离严重,字数十剩三四。但古代碑刻格式结构严谨,字数还是好推定的。从《嵩县志》所载《元德秀墓碣铭》与历代所载李华所写《元德秀墓碣铭(并序)》稍有出入,字数略有增加,可以看出是在原文的基础之上对个别之处进行了改动。李华为文缜密,结构严谨,气运流畅,文风独特。想修改李华文章并非易事,能修改李华文章的人也决非等闲之人。从文风上看很可能是颜真卿进行了修改。

关于元结和颜真卿的关系史书多有记载,并留下了许多千古佳话,最著名的就是《大唐中兴颂》摩崖石刻。上元二年(公元761年),历时数年之久的“安史之乱”基本结束,元结在江西九江任上乘兴写下了著名诗篇《大唐中兴颂》。公元771年,元结母丧守制,隐居浯溪,徜徉于浯溪山水之间,面对天造地设的石壁,不免勾起了当年“刻之金石”的宿愿,于是就想起了好友大书法家颜真卿。这年三月,63岁高龄的颜真卿正好罢江西抚州事,等待皇帝下诏另有任用。颜真卿应好友元结之邀在江西浯溪盘亘数月,终于在大历六年(公元771年)夏六月完成了举世闻名的《大唐中兴颂》摩崖石刻。千百年后,《大唐中兴颂》摩崖石刻作为他们伟大友谊的历史见证,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璨耀眼的明珠。遗憾的是,就在颜真卿和元结此次会晤后的第二年夏四月,一代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大唐中兴的栋梁之臣元结在奉诏进京面圣途中染疾,薨于京城永崇坊旅馆。颜真卿闻元结病世,悲痛万分,十一月亲撰《唐故容州都督兼御史中丞本管经略使元君表墓碑铭》,由李阳冰雕刻,碑文为正体楷书,四面连刻,两面各十七行,两侧各四行,字径十厘米左右,书法绝伦,作工精细,制好后由元结部将连同灵柩一起护送回鲁山归葬于青条岭泉上。由以上不难看出:其一,颜真卿和元结志趣相投,性格相近,相互仰慕,相互敬重,关系最为要好;其二,元结十分推崇颜真卿的书法,早有让颜真卿为其兄元德秀和自己立碑树传之意。这一点从邀请颜真卿到浯溪制作摩崖石刻时就可以看出来。元结生前应当和颜真卿畅想过:假如由我师兄李华作文,颜兄书丹,阳冰弟撰额并雕刻,为吾兄元德秀立一桩石碑,一碑四绝,千古所无,定会流芳百世,名垂青史,功德无量。

    (三)以死明志,舍身报国

    颜真卿一生恪守儒家忠孝之道,为官勤谨,刚烈忠贞,浑身正气,嫉恶如仇。敢于同奸佞之辈和歪风邪气作针锋相对的斗争,其性格为奸佞小人所不容,一生多次遭受陷害被贬外任,但颜真卿报定为君守政之心,矢志不渝,大义凛然,视死如归。所到之处,政绩斐然,佳誉载道。安史之乱结束后,朝堂之上纲风不震,巨奸挡道,言路塞听。先有权奸李辅国、元载挡道,经过颜真卿等人的殊死斗争,李辅国、元载先后被杀。不久之后,元载同党杨炎、卢杞先后接任宰相,把颜真卿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各路诸候坐拥自大,不服管束,藩镇割据,战乱不断。唐建中三年(公元782年),颜真卿已73岁高龄,时局紧迫,他感到生命留给自己的宝贵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必须抓紧时间去完成一项重要使命,了却朋友的也是自己的一桩心愿。他花重金购买了上好的石料,请来了一流的工匠,自己亲自书写,邀请师弟李阳冰撰额并精雕细刻,制成了举世闻名的“四绝碑”。农历八月,颜真卿遭宰相卢杞忌恨,罢礼仪使,改任太子太师。太子太师官职虽高,却是个闲职,但颜真卿却没有闲着,并带领部下护送“四绝碑”到河南嵩县陆浑山,赶在元德秀当年下葬之日为一代圣贤元德秀修墓立碑。

    二十八年后,一位当朝一品大员、太子太师为元德秀树碑立传,在朝庭影响甚大,可以说颜真卿在制作“四绝碑”时的心情是相当复杂的:其一,朝庭中奸臣当权,邪恶势力占上风;朝庭外诸候割据,战乱不断,时局动荡,百姓不安;国家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令人焦虑。其二,自己身高年迈,有职无权,虽有雄心壮志,却不能力挽狂澜,且身处风口浪尖,随时有性命之忧,国难当头,自己必须做出明智的选择。其三,大唐帝国忠臣辈出,英烈相继。仅安史之乱以来,就许多忠臣义士血染沙场,名垂青史。堂兄颜杲卿一家三十余口为国捐躯,忠烈满门,他们既是颜家的骄傲,又是自己的榜样。好友元结秉承其兄元德秀之志,受命于危难,挺身于乱世,忠君报国,死于任上,令人敬佩。家贫出孝子,国难显忠臣。颜家世代忠孝传家,把名节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自己只有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才对得起烈祖烈宗,对得起朝庭,对得起死难的将士和亲朋好友。此时的颜真卿已经坚定了舍身报国的信念,随时准备为国捐躯。他给元德秀树碑立传的行为,可以看作是对此种心迹的表白和对奸侫之辈的宣言。见贤思齐,以身报国,是历朝历代忠臣义士的普遍心理,颜真卿后来的结局也证明了这一点。

    据《旧唐书》、《新唐书》载:唐建中三年(公元782年)十一月,淮宁节度使李希烈反,自称天下都元帅、太尉、建兴王。第二年正月攻陷汝州,包围郑州,威胁洛阳。奸相卢杞使出借刀杀人之计,挑唆德宗竟派年已74岁的四朝元老、德高望重的颜真卿赴李希烈部劝谕。颜真卿早将生死置之度外,明知是计,毅然前往。李希烈摄于颜真卿的威名,软硬兼施,先以宰相之职劝诱,后以活埋、火焚相威胁。颜真卿义愤填膺,痛斥李希烈背叛朝廷,不忠不义,大逆不道,并自撰遗表、墓志、祭文,以明死志。唐德宗贞元元年八月三日,李希烈命部下将颜真卿缢死在汝州龙兴县佛寺,一代干国忠良大义凜然,英勇就义,享年77岁。颜真卿就义前多慷慨激言,声震天地,其言行《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请赎太师颜真卿归朝疏》、《颜鲁公行状》、《移蔡帖》、《光禄大夫太子太师上柱国鲁郡开国公颜真卿墓志铭》多有记述,这里不再一一赘述。

    三、以书传情,圣贤风范留心中

    “四绝碑”的另一作者是唐朝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雕刻家李阳冰(公元 722—789 年),字少温,唐赵郡(今河北赵县)人。李阳冰毕生专攻篆书,继往开来,独创一家,达到顶峰。大诗人李白在《献从叔当涂宰阳冰》一诗中写道:“吾家有季父,杰出圣代美”,“落笔洒篆文,崩云使人惊”,对他推崇备至。唐吕总在《续书评》中云:“阳冰篆书,若古钗倚物,力有万钧,李斯之后,一人而已”。《负暄野录?篆法总论》云:“小篆自李斯之后,惟阳冰擅其妙”。有唐一代树碑立传时以能得李阳冰撰额为荣。为什么李阳冰能为四绝碑撰额并亲自雕刻呢?这得从李阳冰与颜真卿和李华的关系说起。

    唐朝书法家张彦远在《法书要录》中记载,颜真卿和李阳冰都曾向张旭学习书法,据此我们可以判断颜真卿和李阳冰是同门师兄关系。篆书至李阳冰时达到顶峰,谓之一绝,当时颜真卿所书重要碑刻多请李阳冰题写篆额。颜体楷书独步天下,亦谓之一绝,故李阳冰也乐意为颜真卿所书之碑撰额。两者有珠联璧合之妙,故时人称之为“二绝”。

    据《旧唐书》、《新唐书》载,李阳冰和李华都是河北赵郡人,同出一门,从李白的诗《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李云又名李华)和《献从叔当涂宰阳冰》中我们还可知道他们两人是平辈,系同宗兄弟,由于血缘的关系,自然十分亲近。另外,不仅李华是元德秀的学生,赵郡李氏门中子弟也多拜元德秀为师。李华和李阳冰同朝为官,关系密切。李阳冰作为晚辈对元德秀的品德和为人早有耳闻,十分仰慕。鉴于以上种种复杂的关系,李阳冰没有理由不为“四绝碑”撰额并雕刻,这既是他的责任,也是他义务,更是他的荣幸。

    可以说,没有颜真卿就没有“四绝碑”,没有“四绝碑”也就没有了一段千古流传的佳话。李华能有颜真卿这样的朋友于九泉之下也可安息了,元结能有颜真卿这样的朋友虽死也可无憾了。

一个特殊的时代,一群特殊的人,一段特殊的经历,催生出了与众不同、充满传奇色彩的“四绝碑”。

 

注:本文参考资料《旧唐书》、《新唐书》、《全唐文》、《全唐诗》、《李遐叔文集》、《元次山文集》、《颜鲁公文集》《颜真卿年谱》、《独孤及文集》、《梁肃文集》、《唐国史补》、《唐摭言》、《唐语林》、《资治通鉴》、《法书要录》、《续书评》、《负暄野录?篆法总论》、《嵩县志》。

  评论这张
 
阅读(14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