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又见栀子花开

绚丽!

 
 
 

日志

 
 

我就是那只狐狸   

2007-10-12 10:33: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裴广宇

    一串葡萄悬在藤上。在狐狸眼中,吃到嘴里,它就是葡萄,甜葡萄也只是葡萄;够不着,它才是“幸福”,酸幸福也是幸福。
  你是不是那只狐狸?我是。
  幸福,是用来想象的,因为“得不到”。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是古代人想象的幸福。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曾经是我们全民向往的幸福。
  两个拾粪老汉闲谈,“当皇帝多好啊,背着金粪筐,拿着银粪叉。”——这是他俩的幸福。
  鲁迅先生说过两个人:一位是愿天下的人都死掉,只剩下他自己和一个好看的姑娘,还有一个卖大饼的;另一位是愿秋天薄暮,吐半口血,两个侍儿扶着,恹恹地到阶前去看秋海棠。你能说,他们向往的幸福就不叫幸福?
  我十三四岁的时候,常常想,将来要办个奶牛场,有许许多多黑白花的奶牛,望不到边的草场,系着围裙、头顶着奶桶的挤奶女工不时从身边经过。除了哈代《苔丝》的影响,还因为,对一个生在华北平原的乡村少年来说,这事很难办到,所以才成了幸福。
  有个老地主,苦熬苦挣,积起家产,败家的儿子却随意挥霍。老地主终于怒了,对老伴儿大喊:“咱们也不过了,今晚吃它一顿韭菜炒鸡蛋!”那“韭菜炒鸡蛋”,老地主肯定想了好久。当它在想象中青黄香嫩时,吃顿“韭菜炒鸡蛋”那就是幸福啊!可一旦真吃到嘴里,这老地主估计只剩下心疼了。
  幸福没有标准答案。你的幸福没准儿正是他人的噩梦;你的不幸,有时却是他人的追逐——很多人想当皇帝,有的皇帝却一心要当个木匠;城里人因“都市的柏油路太硬踩不出足迹”而赞美泥土,我老家的菜农盼了几十年盼一条柏油路;霓虹闪烁渴望的是满天星斗,满天星斗的幸福却是霓虹闪烁。
  幸福并不一定全是“得不到”,有时还是“留不住,回不去”。纳兰容若悼亡词曰:“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当时只道是寻常”,原来这回不去的“寻常”就是幸福。
  《史记·李斯列传》写李斯临刑:“二世二年七月,具斯五刑,论腰斩咸阳市。斯出狱,与其中子俱执,顾谓其中子曰:‘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遂父子相哭。”如果李斯不临刑,牵着黄狗追兔子,怎么能算是幸福呢?
  也有当时就抓住幸福不让它溜走的。陶渊明说,“夏月虚闲,高卧北窗之下,清风飒至,自谓羲皇上人。”对我们这些办公室白领来说,空调里吹出来的只是凉风,不是幸福。能感到幸福,首先是一种并不多见的能力。很多人,我想,都跟我一样:拥有的不懂得珍惜,却常常为镜花水月耗费热情与精力。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幸福既“得不到”,又“留不住”,似乎注定无法拥有。海子写过两句诗:“该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现实逼得我们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能想象幸福,也算是一种幸福吧?拥有往事,总比没有过去要幸福。芸芸众生,每天那么多的欲望与回忆,不都与“幸福”有关吗?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